返回| 资讯 > 成长
现身说法:如何戒掉你的网瘾
2009-04-02浏览1252收藏1




我自己是有一点网瘾的。电脑这东西,我从刚开始接触,就挺感兴趣。初二时候有微机课程。刚开始老师只在教室里教授理论知识,我们都如饥似渴地把CTRL+C,CTRC+ALT+DEL抄在笔记本上。后来机房开放了,一到微机课,都搬着凳子轰隆隆地跑去上机(机房没有凳子,有也不够)。电脑不够用,于是两三个同学共用一台,轮流练习打字什么的,连扫雷都不允许玩。也有玩的,结果就被拎到机房外面罚站了。

还有一次,他们带我去网吧。之前,他们就对电脑很了解了,经常晚上在宿舍聊天的时候向我介绍QQ,还费了好大一番功夫让我弄明白了QQ被盗是什么意思。进了网吧,就看见他们用QQ聊天。还看到一些人打CS。那时候CS特别流行。我第一次看到CS的画面,觉得挺没意思的。但看到很多人用不同的电脑在同一个游戏里玩时,又觉得挺神奇的。

初二暑假,我们家隔壁成了网吧。老板是个刚结婚的。结婚之前,经常跟我们去小学打篮球。他家之前是理发店,他姐姐在里面经营,后来觉得不景气,跑出去打工了。可他不会理发呀,就改成网吧了。有些小孩子本来是来理发的,可意外地发现了一个上网的场所,喜出望外。

那段时间挺好玩的。我家简直就是个闲杂人员集散中心。上午一群人围着那台破黑白电视机看《天龙八部》。中间广告时间,便派人去斜对面包子店买刚出炉的包子,一买就是二十个,能把路人吓着。下午就是打拖拉机,人多点就打5.10.K画乌龟,人再多点就下象棋。象棋真是个好东西。它虽然是两个人的游戏,但往往能同时满足十个人的娱乐需求。五点多的时候便看《灌篮高手》,看完之后,有幸能收到中央一台的话就再看《啄木鸟伍迪》。待太阳将落未落,我们便去小学打篮球。打完球,大汗淋漓地回来。有西瓜的话就吃西瓜,没有的话就去旁边的商店买五毛钱一杯的汽水喝,冰的。

洗完澡,吃完了饭,有些兴奋,又围在一起打牌,听收音机,或者出脑筋急转弯。

我有时候总在幻想这么一件事:会不会有一台伟大的摄像机,每个人都有一台,无形的摄像机,冥冥之中上天给你安排的摄像机,把你的生活中的每时每刻摄下来,死了以后,你可以安静地坐下来,像坐在电影院里一样,观看你的一生。假如真的有这样伟大的摄像机,这个世界就太完美了。

初三的时候,我得到了一个笔记本。笔记本的最末页是一些网址。天啊,我就是在阅读这些网址的时候,对互联网产生了极大的兴趣。那是一些电影网址和足球网址,虽然那时我对上网一无所知,也不知道网址是干什么用的,但莫名地觉得这些网址的背后,有着无数的我想看的电影和足球比赛。这两个东西是在课余之时,我和万腾讨论最多的话题。他无数次地给我讲《黑客帝国》,讲尼尔是如何地厉害,我每次都能听得津津有味,每次都有新鲜感,因为我每次都记不清楚那复杂的故事情节。我则常跟他讲施瓦辛格最后是如何把那个几乎不可能被送上西天的液体金属机器人送上西天的,以及史泰龙是如何深入越南雨林去营救被关在那里的战友的。你可以知道,那个时候,我们都挺崇拜肌肉发达的动物们。有一次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题目我忘了。他写的是电影方面的,讨论了好莱坞电影与国产片的差别,结论是:国产片毫无可取之处。我则写了篇关于足球的。其实,那个时候,我们对足球知之甚少,甚至完全没有踢过球。为什么对足球产生了这么浓厚的兴趣,我也说不清楚。我们只知道贝克汉姆,罗纳尔多,再加上一个欧文。还知道曼联,皇家马德里。也许跟万腾的哥哥有点关系。万腾有个堂哥,当时正读高中,酷爱足球,常穿着一件红色曼联球衣,飞快地骑着自行车,翻过我们学校的院墙,进来向万腾借钱。估计他在借钱之余,会向万腾传授一点足球知识。只可惜,现在他……希望天堂有人和这个红魔青年一起踢球。

因为对电影和足球的热爱,我在完全没有接触互联网的情况下染上了网瘾,简直毫无道理。这和我在完全没有接触足球的情况下对足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样毫无道理。我至今仍在思考这个瘾的成因。

有一个说法是:这完全是意淫的结果。大家都知道,初中是十分枯燥的,尤其是初三。本来就没什么可娱乐的,周六与周日又都被剥夺了,再加上面临中考,每个人的生活除了做题、听课、考试之外,没有别的,我们过着几近麻木的生活。但我和万腾却总比较逍遥,虽然也是做题、听课、考试,但空闲出来的时间总比别人多。于是常用纸折成正方形的棋子,棋子正面写好车马象士将,在别人睡午觉的时候厮杀起来;也常在耳朵里塞上耳机,一起听黄家驹唱:钟声响起归家的讯号……但大多数的空闲时间,我们都用于发呆和幻想。下象棋会厌,听歌也会厌,惟发呆与幻想,是永不厌倦而常有新内容,新境界的。一有功夫,便呆坐在教室里,想着踢球是怎样的情形,想着带球过人是怎样的感觉,想着大力抽射是怎样的气魄等等。你只感到新奇,因为你可以随心所欲地试验各种各样的射门方式、力量、角度,不受任何人的控制,甚至不受你自己的控制。就这样,完全依靠幻想,我们在毫无生机、乏善可陈的生活中,创造了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

但假如真的给你一个足球,让你去踢的话,你可能马上就厌倦了,甚至立誓此生不再踢球。你没有踢过球,所以,你会不自觉地在脑海中为足球制造一个完美的印象。现实愈是枯燥地可怕,这个印象就愈是完美无瑕。网瘾也是如此。假如当时真的有条件上网的话,我可能马上就厌烦啦。

至于为什么我们会比别人逍遥,为什么幻想的内容不是姑娘而是足球与网络,你就别问啦。少问为什么,你将会少去很多烦恼——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本来就没有为什么。

人愈是枯燥的时候,对于丰富的生活便愈有无穷的渴望。就拿我来说,我初中时候的生活十分拮据,吃得少,穿得也……不能说少,就那么两套衣服轮流地穿,爱怎么穿怎么穿。我对穿着实在无所谓,倒是对吃得少而耿耿于怀。吃得确实太少,我怀疑我至今仍然瘦骨如柴,完全就是那个时候饿出来的。生活如此窘迫,精神娱乐也贫乏得可怜。完全没有课外书看,我自己没有,别人也没有……周围的人也都那样。初三的时候有两个我记忆深刻。一个是满脸的青春痘,头发油光闪亮,从心的最深处认为自己帅呆了,随便从身上的哪个口袋里都能掏出半巴掌大小的镜子,以供校正发型之用。我说自己很帅的时候,周围的人都像听了笑话,我也像讲了一个笑话,大家一起哈哈大笑一阵之后就罢了。他则不然。他讲这个笑话的时候,脸上居然露出了把手放在《圣经》上宣誓时才有的严肃和不可置疑的神色。别人摇摇头吧,他就急了,非把那人说服了,非让人承认他帅得有道理,有根据,帅得铁证如山不可。因此,他想用数学方法来严格证明自己很帅这是个永真命题。这样,别人若在半信半疑或者稀里糊涂,他就顺手在纸上写下几个数学公式,一目了然,别人一下子就豁然开朗心悦诚服啦。

我对此公怀恨在心倒不是他的口袋里都装着涂了银层的玻璃片,而是由于他骂我“猪头”。他坐在我的后一排,有一次把我喊过去教他数学题,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让他明白。我转过去之后,他便跟旁边的万腾说:你说他是不是个猪头啊,这道题怎么能用这种方法……还没说完便被万腾驳回去了。我当时可真生气啊,自己笨也就罢了,自己学不会,不骂自己朽木不可雕也罢了,倒骂起教你的人来了,真是岂有此理。当时真想赏他一个耳光,终究是怕惹事,最后还是没有发作,只是在脑子里灭了他十万八千次。

另一人,与我倒无私仇,我对他却成见颇深。他是个典型的纨绔子弟,无病呻吟的小资青年。满口的风花雪月,满肚子的男娼女盗。到了高中,他进了艺术班,进了文学社。天天受艺术的熏陶,混出来,还是那样庸俗,真是个悲剧。

生活是这样的单调和乏味,我只能靠幻想来获得精神的慰藉。由于笔记本后面的一些网址,由于我对于足球与电影的热爱,我幻想通过互联网观看我喜欢的足球录像与电影视频,因而得到无穷欢乐。在一个无聊,压抑的环境里,我幻想的网络世界支撑起了我的一片蓝天,让我能够在一个令人窒息的笼子里生存下来。

这就是我对于我的网瘾成因的一个解释。但我总感觉有不合理之处。我夸大了幻想的作用,也夸大了初中生活的枯燥。我也不愿继续讨论网瘾的成因,倒愿意讨论网瘾的灭亡。

首先,我要声明,但凡是瘾,皆对人有害无益,必先戒之而后快。本文的主旨就是要帮助你铲除网瘾,杜绝后患。假如你读完后,觉得我是在赞美网络,我会无比遗憾。为了消除误会,我特此声明。

为什么“但凡是瘾,皆对人有害无益”?因为瘾是一个很坏的词,你听过烟瘾、酒瘾、毒瘾,就没听过歌瘾、舞瘾、书瘾。唱歌、跳舞、看书都对人有益,所以不能称之为瘾。

既然网瘾对人有害无益,你应该找到自己的方向:戒。方向很重要,因为,假如你把方向搞错的话,觉得沉溺网络是一条光明大道,你会觉得我现在是要把你往悬崖下推了。造成误会,多么不必要啊!

网络给人的害处有三:浪费时间,精神消颓,丧失思考。

有的人因为自己上网过度而自责不已,我觉得大可不必。上网本来应该是件快乐的事情,否则你为什么还来上网?自责与反思永远只能在事后进行。当然,也有人上网的目的就是浪费时间,所以浪费时间对他而言并不是坏事。他平时忙于学习,忙于工作,一到周末,没事可干,为了把这段时间浪费掉,别人去运动,去睡觉,他则上网,无可厚非。张楚也说:只想活下去,正确地浪费剩下的时间。不过,你正年轻,正青春,正朝气蓬勃,你觉得俺有的是时间,随便从身上的哪个口袋里都能掏出大把大把的时间,想怎么花就怎么花。但我总觉得,一个人不应该为他有挥霍青春的本事而洋洋自得。能把时间用来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真正对自己有益的事情,真正能让自己快乐的事情,多好。千万不要告诉我你真正喜欢的事情就是上网。据我所知,大多数人在网络上无所事事。你也千万不要告诉我你不是其中之一,我会向你证明,你为了反驳我,把自己骗了。

其实浪费时间倒不是特别要紧的事情。青春年少嘛,有浪费的资本。中年若悔悟了,加倍努力,能把失去的光阴补回来;若不能悔悟,一生也就这样无怨无悔地过去了,倒也是件快事。我现在倒想谈的是,网络对于人的精神气质的毁灭作用。

气质这个词,我虽喜欢,但不大用。原因就是很多人用这个词,把它糟蹋了。我不是说大众配不上用这个词——我倒不至于如此清高;而是说,很多人用一种不好的方式在使用它。何谓不好?举例言之。有人称赞一个姑娘长得好看,不说漂亮,而说有气质。我不是很理解长得有气质是什么意思。若问他:你的意思是不说说她漂亮?他会答道:漂亮倒谈不上,倒不是漂亮,而说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但你会发现,说白了,他就是表达了她很漂亮这么一个意思,因为他从来就不曾在不漂亮的姑娘身上用过这个词。为什么要这么曲里拐弯呢?这就是人的附庸风雅的心理了。漂亮是肉体层面的,气质是精神层面的,不夸人漂亮而夸人有气质,正是为了表明自己看重的是精神内涵的。这不他妈的往自己脸上贴金么。

现在,请允许我告诉你,网络是怎样一步一步毁掉你的气质的。第一,网络是个虚拟世界。网络使你最大程度地逃避现实。假如你不觉得逃避现实的后果多么可怕,那些吸食毒品的人就是你的榜样。你以为他们吸毒是在耍酷啊?他们跟你一样,都是为了逃避现实,只不过手段略有不同而已。他们最终死掉的话,往往不是身体出了问题,而是心理。

第二,网络助长了你的自满情绪。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你听说了百度这个东西,于是中国的事情你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又不知从何时起,你听说了谷歌这个玩意,于是全世界的事情你都了若指掌如数家珍。你走到哪里都不怕了。因为你随便从身上的哪个口袋里都能掏出百度与谷歌这两样利器来。一个曾经懵懂无知,幼稚单纯的青春少年变成了一个参透天地晓贯宇内的大学问家,谁惹得起呀。可你唯一不知道的事情是,这个世界上还有你不知道的事情,于是你自满了,进一步产生人生已无意义的想法。因为你带着疑问来到世上,是为了带着答案回去的,而现在你有了全部的答案。于是你后悔了,后悔不该世事皆知,感叹无知的人多么幸福。但你的后悔与感叹是带着风凉口吻的,是带着自我优越感的,是带着“一定是我的英俊害了我”式的情怀的。你打心眼相信自己的知识体系是完美的,即使有了漏洞,也能立即打上补丁。鲁迅说:不满是向上的车轮。所以,你堕落了。

第三,网络使你失去方向。这个道理不证自明:你都搞不清楚跟你搞网恋的是男是女,是猫是狗,你还想搞清楚方向?于是你迷茫了,你怅惘了,你没有渴望也没有幻想了,你随便从身上的哪个口袋里都能掏出明媚而清澈的忧伤了。你想想,网络使你成了郭敬明笔下的主人公了,你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么?

现在该是研究网络是怎么使你脑残的时间了。在此之前,我想聊一下一个词语:独立自由的思想。

很多很多人跟我谈到这个词。他们一谈到这个东西,言语立刻激昂起来,仿佛血液已经沸腾了。他们的嘴角泛出欢愉而庄严的光辉。我知道,他们将为之奋斗终身。

我是如此地理解他们,因为我也有我为之奋斗的东西。有人要问:这样东西是什么?我就不告诉你们了,说出来你们恐怕要笑话我啦。他们以独立自由的思想为奋斗口号,也正如我拿“特立独行”来自我标榜。只不过,我虽自称“特立独行”,实际上却往往流于大众。我这样讲,也不是说那些以独立思想为口号的人,往往毫无自己的见地——这样的论断着实可恶。我觉得他们无论自己有多么卑微,仍然有崇高的向往,虽知难而勇进也,这种精神是多么值得鼓励啊。

人为了理想而奋斗终身,这件事本身是好的。但我不赞成“独立自由的思想”这个口号。

首先我不赞成思想。思想这个词的含义就很模糊不清。与之相近的一个词“思考”就容易理解了。譬如,你解一个微分方程就是思考,你打象将军是思考,你想方设法把女孩子骗到手也是思考。你从这些具体的事例中可以揣摩出思考的意思。但,请问,思想是什么东西?都说鲁迅有思想,思想深刻,那他有什么样的思想?他的思想和你的和我的有何不同?说到底,这些问题你无从回答。当然,我相信思想对你有益,深刻的思想更让你受用终身。但若把它作为奋斗目标,未免太空泛,飘渺,不切实际。

其次,自由恐怕只是你的借口而已。多少年前,民主、自由这样的字眼激励了多少年轻人的心啊。而今,自由的意思多少已经被扭曲了。现在不是正热闹地讨论着中国电影应不应该实行分级制度么。很多导演抱怨广电总局的审查制度剥夺了电影创作者们的许多自由,导致中国电影裹足不前。假如实行分级制,咱想怎么拍就怎么拍,一定会拍出牛逼电影来。我对此并不抱乐观态度。虽然广电总局确实扼杀了一些好的电影,但它不能对中国电影的不兴负全部责任。至少导演们该负另一半责任。把责任全推到制度上面,这些导演也太自以为是了。实行分级制他们就能拍出好电影来么?我对此丝毫不乐观。就像在话题作文中写不出来什么东西的人,让他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往往也写不出什么东西来。所以说,无论干什么,要有真才实学才行。肚子里没点货,要多少自由都是白搭。思想,无拘无束,天马行空的思想固然不错,可若不能解决你的问题,不能指导你前进,思想还只是扯淡而已,自由还只是你的装潢而已。

是的,自由和思想都是好的字眼,有些人为之奋斗着,有些人拿过来当外套披在自己身上。现在你随便从身上的哪个口袋里都能掏出自由与思想来,这样很有意思么?

所以说罢,还是真正的思考最管用了。但网络已经要剥夺你的思考权利终身了。网络的蓬勃发展,信息资讯的爆炸式增长,使你忘乎所以。你不停地点击一个又一个的链接,看到带下划线的总想凑上去点击一下。你享受着知识增长带来的乐趣,可一个链接后面有千千万万条资讯,每条资讯后面有携带着万万千千个链接。你喜悦,兴奋,激动,疯狂,高潮,乃至极乐。你加快速度,提高频率,全部的心思,全部的力量,一目十行,一目百行,一目千行,屏幕上的内容变化飞快,一个窗口关闭了,无数的窗口又被打开了,分秒必争刻不容缓你专注凝视全神贯注心无旁骛不敢眨眼不敢心跳不敢咳嗽不敢挠痒更不敢喘气一喘气就有窒息的危险……于是,最后,终于,你成了脑残。

你想不通这其中的辩证关系:往脑子里塞东西,为什么脑组织体积反而减小了?因为你塞进去的东西不是塞在脑组织里面,而是脑腔里面,脑腔的体积是一定的,塞的东西多了,脑组织就萎缩了。

我听说以前的皇帝都有后宫佳丽三千,但还是总闷闷不乐。因为他要跟每个女人寻欢作乐,这是个挺艰巨的任务。这个女人的体香还未散去,那个女人的芳容又飘然而至;还未来得及回味上一场的醉生梦死,又奋不顾身地投入到下一场的轰轰烈烈。皇帝成了一台机器,他体验不到爱女人的乐趣,丧失了幸福。你假如成了一台收集知识的机器,想必你也会丧失这种幸福。

人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所以也应该有思考的权利。无思考即无幸福。假如法律出现了第二十二条军规,允许追求幸福却不允许思考,假如我因思考而获罪,即使被判800年监禁,我也愿将牢底坐穿。思考不仅是你的权利,还是你的义务。因为你放弃了思考,不仅剥夺了自己的幸福,还剥夺了他人的幸福。想想当年的红卫兵吧。

网络是个开发的空间,你在这里可以畅所欲言。以前只有电视、广播、报纸、杂志、书籍等是你发表言论,表达诉求的平台,在这些平台下,表达的方式和表达的内容都要受到严格的控制;再加上这些媒体会留下你的相貌你的姓名,你发表言论前总要经过深思熟虑。网络的出现打破了禁锢。给了你自由,也给了你保护——因为你可以匿名登录,即使你说错话了,也没人知道你是谁,不会找你麻烦。所以,你肆无忌惮地说话,不假思索地说话。由于你可以不用思考就说话,渐渐地习惯了不思考的生活方式,大脑无事可干,于是萎缩了。这说明,只要一有机会,人人都想犯傻;只要停止思考,你一定会犯傻。

下面我开门见山,直奔主题,谈谈你可以尝试哪些方法来戒掉你的网瘾。

我先讲我戒网瘾的方法。由于我的法子是失败的,你得当作反面教材使用。我的办法就是拔掉电脑的电源线、网线。能起到一定的效果,但效果不佳,一般能维持几十秒的时间——恰恰是你把线重新插好的时间。同样还是上网,却无端地消耗掉了你身体里的几卡路里热量。有人指出了这个方法的弊端:治标不治本,于是他建议把电脑砸个稀巴烂。结果,你早上砸了电脑,到了中午的上网时间,你马上去买了一个新的。同样还是上网,却无端地消耗掉了你口袋里的几千块钱。

下面是我的忠实建议。既然网络让你浪费时间、精神消颓、丧失思考,我就对症下药。

多花点时间在正事上。何谓正事?假如你是学生,学习和上课便是你的正事;假如你是工人,工作便是你的正事;假如你是商人,投机倒把便是你的正事;假如你的上帝,造一块你搬不动的石头便是你的正事……

培养广泛的兴趣爱好。这个对你的精神气质大有裨益:扩大了你的视野,宽广了你的胸襟,何乐而不为?

树立怀疑一切的世界观。当然,怀疑一切与相信一切的危害程度相当。但为了挽救你那奄奄一息的思考力,矫枉过正还是值得的。但怀疑一切的重点要放在怀疑自己上面。反思应当成为你的家常便饭,“吾日三省吾身”嘛,正好一日三餐。有人觉得坚持自己的想法才是有思考力的表现,其实不是,这是自以为是的表现。自以为是都是不思考的后果,因为他懒得去想别人是怎么想的。

假如以上方法对你均不奏效,我得拿出我的杀手锏了。不是说硬汉就得下猛药么?我的猛药是:找个女朋友。总之,她会有法子叫你戒掉的,就不用我在这里瞎操心啦。有人要说:“你这是假定读者是男性,可事实上会有女性来读这篇文章,难道你这么无视女性的存在么?”我想说的是,你假如不是每天呼哧呼哧地背英语单词,而是多少抽点空来学点汉语,你就能体会到我能体会到的汉语之美了,也就不会误解我了。

后记:有人要说:“怎样才算是上网过度染上网瘾?”本文是基于这样一个假设的:但凡上网,皆染网瘾。有人要说:“你这是夸大其辞。”是的,我就是要夸大其辞,不然没有一点教育意义。假如老师对学生说:你们没有一个上进的。所有的学生都惭愧地低下了头。老师若说:除了少数的几个,你们没有一个上进的。则每个学生都把自己归到“少数几个”那一类去了。人总是想方设法给自己留后路的。

有人要说:“哪来这么多‘有人要说’?恐怕是你杜撰的。”是啊,假如我不杜撰一些人在反对我的意见,独我一人滔滔不绝,岂不是有人要说我搞一言堂么?我不喜欢搞一言堂。

有人要说:“你在讽刺。”其实这不是讽刺。我若讽刺会很含蓄的,不会这么露骨。有人要说:“挺含蓄的。”连你都看出我在讽刺了,这还不露骨啊?汝为汝多知乎!

推荐课程

暂无数据


加入QQ群随时随地交流教子问题(加群暗号:宽高)

小学家长群 90131737
初中家长群 29897883
高中家长群 276997354


本页分享地址:

分享本文给朋友:

评论

暂无评论

 
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