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资讯 > 成长
先成为自己,再学习社交
2011-09-23浏览1386收藏1


社交,不是不需要,而是不适合过早专门去社交。过早的去专门发展社交能力,会让孩子的心灵无法安定,心不定,情绪不稳,就无法工作。对于那些能在正常工作状态的孩子,没有人不能社交的。许多父母与教师可能真的忽略了一件事,在教育孩子成为社会的一分子之前,他应该先成为自己,一个社会的构成,就是无数个自己。

有一种近乎恐慌的教养观念,认为孩子应该多找伙伴玩,以免产生社交困难的问题。

这是什么意思?很显然,被称为艾森伯格、自闭或者孤独症这些名词不断在幼儿身上出现,想来也着实吓着了新一代的父母,有谁会愿意看到自己的孩子身上有这些名词。这些名词的背后,意味着,孩子只会跟自己玩,无法跟伙伴有效沟通。

关于艾森伯格或者自闭孤独这些情况,我暂且不去谈论。但是其他还有诸如社交困难、语言表达、自信培养、人际关系等等这些现象引起的对社交的重视,却不得不去厘清。

来看个实例。

小区里,一个孩子在安静地拿塑料铲子铲土,再慢慢地装进小桶里,用手抓起细沙和土,让沙土从指缝中慢慢滑落。看她很享受,很安静地工作着,那个享受,只在她的心里开花。

远处来了一对母女,妈妈跟孩子说,去跟那个小姐姐一起玩沙。然后,这个小女孩很高兴地跑到小姐姐的旁边,开始说话。随之,那个小姐姐很享受的状态消失了,她们开始为了表示友好而交流,开始跑、开始跳。一会玩沙,一会捉迷藏,一会摸摸树叶。两个孩子一会一个心思,一会一个地方,就这样开始快乐地游走。

很多时候,这样的情景发生了,一个很享受工作的孩子,在那个享受里有非常大的满足感和喜悦,被另外一个热衷活动的孩子打破了。

孩子们很喜欢游戏,我们也说,游戏就是孩子的工作。其实不是,游戏的工作,那是工作,一种以游戏方式开始和结束的工作,这个工作,积累能量和经验,壮大自己。工作的游戏,就是游戏,无论是假装工作还是假装游戏,都是游戏,它能带来快乐,但是,通常以耗费能量为代价。

我在无数热衷于交谈、喜欢活动的孩子身上,看到一个状况,那就是,他们要完成自己跟别人的交谈或者活动,不管是一个孩子跟另外一个孩子交流,还是一个孩子要跟妈妈交流,他们几乎都是以打扰别人,进而破坏别人的工作开始的,最后都是以失去工作而结束。很不幸的是,这样的孩子一多,就变成了一种常见的、合理的现象,甚至,许多妈妈还很享受自己的孩子被打扰或者去打扰别人。

在我的那个年纪,确切来讲,是在80年代之前,有一类年轻人,经常和人聚会在一起闲聊,天南海北,只为聊天而聊天,在当时的社会主流而言,会被看成是无所事事的人。我所成长的农村里,这样的人会被看不起的。老人一般会把这些人成为“浪荡子”,就是没有事情做,而只是找人聊天的人。他们最大的兴趣是凑热闹,所谓的没有“正经事”干的活动。这样一想,你会发现,我们现在带孩子的方式,都是在学习凑热闹。[page]

许多的孩子,跟父母的沟通没有问题,跟老师和同学的沟通也没有问题。但是,他喜欢在家里呆着,喜欢一个人安静地工作,可能一个小时甚至两个小时。但是,那些可爱的妈妈们,总是去驱赶孩子,到外面去,跟小朋友玩。

外面也是可以工作的,大自然更是可以工作。在大自然里,可以轻松地工作,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享受着蓝天白云,触摸着小草大地。如果驱赶孩子,是去大自然里做这样的事情,开启五感、释放心灵。轻松地躺在草地上,听听风声,树叶沙沙响的声音,看看叶子,摸摸树枝,触摸一下大地,感觉一下大自然的寂静的魅力。那么,可以肯定,那是非常美好的转换。

或者在大自然里,在小区在公园,一个人安静地与大自然互动,一群人与大自然互动。一群人去工作,共同完成一件事情,也未尝不可。在工作中,无论是一个人的工作,还是很多人一群的工作,我们大可不必担心孩子不能社交。

社交,不是不需要,而是不适合过早专门去社交。过早的去专门发展社交能力,会让孩子的心灵无法安定,心不定,情绪不稳,就无法工作。对于那些能在正常工作状态的孩子,没有人不能社交的(自闭孤独症的孩子属于发展特殊状况)。

我在想,谈到社交,是否一定意味着要以语言交谈为主导?身体的碰触,配合的默契,是否也是一种社交?不喜欢用语言去表达自己的人,是不是注定没有好的社交关系?

老子讲,大音希声。如果语言交流是声音,那么,寂静,何尝不是一种声音。如果不用语言,而仅仅用眼神、用身体去传递你的感受,让周围的声音得于源源不断地到达我内在的耳,也让我的姿态和表情去传递我的喜怒悲惧,从而达到一种无言的默契与相互之间的理解,那应该也是一种社交关系。

社交,其实,是为了事而存在的。没有事,无所谓存在社交。这就是说,当你要社交之前,应该先要有事情促使你去做社交的活动。

一个孩子在沙滩上堆城堡,一些其他的孩子看到了,也要参与进来。得到同意之后,他们开始一起堆城堡。然后,他们开始讨论城堡附近的状况,如何结合,如何形成一个整体。每个孩子都发表自己的意见,然后开始总结之后,每个人自己开始发展讨论的部分,没有分配,自然而然就开始做。其中,某一个孩子发现到自己或者别人做的部分不合理了,马上出声询问。

你看,社交产生了,在工作中产生了。为了跟人交往而交往的社交,为了锻炼跟人说话而说话的社交能力,可以晚一点,先把自己做事情的能力打好基础,再根据自己拥有的事,去跟合适的人交往,既能助事,也能形成一定的沟通能力。而且,仔细观察会发现,那些不急于去表达自己,不急于去沟通的孩子,恰恰最能把握沟通对方的需要。我想,这大概是在工作中发展出来的、对事物的体认能力。

教育,不是在教书。事实上,教育,是救人的工作,或者说,是一份帮助人回归到自己的工作。[page]

我曾经不止一次地让孩子们做自画像的功课,听他们谈论自己,看到他们面对自己时候的窘迫和无奈。9岁的孩子,在课堂上对着一大块泥巴,却无法面对自己,他在课堂上告诉我说,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并把我布置的功课看作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的为难之举。

有的孩子总是避免去想到自己,他可以无数次地思考同学、老师,可以知道父母什么时候心情好,什么时候不能打扰他们。但是,当我说,看看你想要什么,你在做什么,你想怎么做的时候,他们竟然都表现得茫然不知所措。

我们的家庭,幼儿园,学校和校外的教育机构,几乎都在单纯执行一种功能——社会需要的能力。诸如互动、自信,演讲,主持,语言表达……

孩子喜欢表现,家长愿意自己的孩子去表现,老师主张孩子表现自己,所以,家庭里或者学校里,经常听到的话就是“好好表现”,或者“社交很好”。

跟孩子一起路过小区门口,不远处,一个很年轻很有活力的女孩子对着我们轻声喊“小朋友,过来给你个气球!”孩子好奇,也想要气球。拉着孩子走过去,我看到是英语培训的课程。女孩子说“我们是老师,你喜欢哪个气球?”我孩子指了指她喜欢的紫色。“告诉我紫色用英语怎么说?”我一听郁闷,代孩子回答:“她不知道”。老师不死心:“苹果用英语怎么说?”我再说:“她不懂英语”。这个时候,女老师用手拉着那个紫色的气球,很果断地跟我孩子说:“来,大声告诉我你的名字!”

说话的大声与多寡,跟自信一点关系也没有。一个真正自信的人,也许是话最少的人。

传说老子一位邻居的朋友,仰慕老子的学问,请求与老子一起散步。得到许可之后,一起散步。接连三次,老子一句话都没有讲。邻居的朋友只看到老子在走路,却没有一句言语,感觉有点不知所措。他抬头看到黄昏的太阳,感觉很美。为了制造气氛,他开口说:“黄昏的太阳真美”。第二天,老子对邻居说:“不要叫你的朋友来了,他话太多,显而易见的事情,干嘛需要说。”

我们的孩子,因为社交的缘故,把自己弄得很惊慌。说话来说话去,最后只会说话了,也只能不停说话了。自己在说,老师在鼓励表达,家长在鼓励沟通。到最后形成习惯,因为忙着交流,没有了积累,失去了安定的内心,把自己丢了。[page]

我把放弃工作而专门训练社交能力的状况,比喻为买椟还珠,孩子们把最重要的工作丢下,去做那些为了工作才需要的社交。

我一次一次被孩子们的状态震惊。

有一个在幼儿园被称为小社交家的孩子,在工作室一坐下就开始说话,拉着妈妈的手。我刚开始以为是环境不熟悉的缘故。上来几次课才发现,他一直就没有办法停下来,也不能坐在座位上,因为他的焦点在于帮助别人。让他帮忙,他会很高兴,不请他帮忙的时候,他就等着帮忙。我看到他的眼神和状态,一直在工作室到处游走回避“工作”的行为。

妈妈在努力,每次都能让他回到课堂,而我在等待。他继续逃跑,一到工作室就问“还有几分钟可以走?”“我不想玩,我只坐着看他们玩”他跟妈妈说的是“我不想玩!”其实,我的看法是他不会玩,也不敢玩。即便说是看其他孩子玩,他其实也是一直想方设法到处游走。

等了8次课,我抓过他的手,在我自己的手上抓了一些颜料,摸在他的手上。刚接触,他马上说:“好害怕!”我明显看到他眼睛里骤然流露的恐慌。我不想让他的反应变得剧烈,于是笑着慢慢说:“怕什么呀?怕颜料会咬你?”他也笑。我手一放开,他马上去洗手。等他回到座位上,我“命令”他,把给他的颜料和其他材料用小勺子放到盒子里,就算完成今天的工作。他斜着看了一眼,略带惊慌的表情,说:“我做不到。”我问,“为什么?”他说:“这个好难。”

偶然有一次,同来的一位奶奶无意中夸奖了他一句,立即地,他不停跟奶奶说话。说哪个是他弄的,即便奶奶在跟别人说话了,他也在试图去插入。

无独有偶,另外一个时段也有一个孩子。工作一开始,嘴巴就开始说话,好在不打扰别人,但是,他自己却也是无法工作。

“龚老师,我想带点东西回家”“龚老师,我好累”“龚老师,这个我不用,要带回家”“我去找点工具”“我去拿点东西”……,不断地重复。说话的当时,他的身体蜷缩成一团,呈现疲惫状态。不过,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是孩子的伎俩。我说,你累的话,就坐在椅子上,不工作就可以了。但是他非要坚持去另外一个房间。有一两次,实在绕不过他五秒一次的自动发言,就允许了。结果,他要求说“让那两个小朋友也进来吧。”一进另外一个房间,马上变得干劲十足。

跟妈妈沟通的结果,两个孩子都是很能在成人面前游刃有余。但是,都无法面对自己,都害怕颜料粘在手上。

我想,这些孩子的情况,不是社交本身不对,而是时候不合适,也是方式不合适造成的。如果每个孩子都能在工作中去发展社交能力,在先成为完全的自己之后,再让社交介入自己的发展能力范围之内,那么,社交就真正是生活中有意义有帮助的活动。

许多父母与教师可能真的忽略了一件事,在教育孩子成为社会的一分子之前,他应该先成为自己,一个社会的构成,就是无数个自己。孩子们一天被父母赶着去找朋友玩,我希望是工作的玩法,而不是纯粹游戏的玩法。跟朋友一起合作工作,而不是一起合作嘻嘻哈哈地寻找快乐。

推荐课程

暂无数据

推荐问答

押题卡最大的广告就是“六道题提高27分”,到现在为止,押题卡里王金站老师只讲了一道题。难道说你们是在骗人吗?!!!!!现在距高考只有58天,那剩下的5道,到底打
怎样学高中物理给我支支招,怎样学习高中物理,急
孩子这样,我们该怎么办?王老师,最近每天都看你在教育台的师说节目,也买了您的书拜读。我的女儿现在上初一,开学就升初二了。孩子小学时基础很好,升入初中后班级纪律不好,她自身管理能力也欠缺,成绩下滑明显。目前正值青春期,家长的劝导也不愿听。每天只想做自己愿意做的事,而较少考虑应该做的事,责任感不强。对于那些应该做且不得不做的事,她只是被动接受,提不起兴趣,所以在学习上生活上我都看不到她快乐。

很后悔没能在孩子小时候建立起信任的朋友关系,现在孩子大了,我们说什么,她都以自己意愿选择是否接受,哪怕全是对的。孩子的心象是中了魔,变得不懂事,不听话,不体谅大人,缺乏上进心和责任感,鼓励、表扬、谈心都用过,效果只是当时,过后便没有作用了。看着孩子这样,很心痛,很担心,也很无助。我甚至觉得孩子感受不到我们对她的爱!我们该怎么办?
怎样才能正确引导孩子认真思考和学习,改善她急躁的毛病呢?我的女儿下半年就要上小学一年级了。她很有礼貌,也有天天学习的习惯,很喜欢问问题,可是不怎么喜欢思考回答她的答案,学习不认真,写作业很快可格式和字都写的不好。喜欢帮助别人,可性格有点急躁。  请问怎样才能正确引导孩子认真思考和学习,改善她急躁的毛病呢?


加入QQ群随时随地交流教子问题(加群暗号:宽高)

小学家长群 90131737
初中家长群 29897883
高中家长群 276997354


本页分享地址:

分享本文给朋友:

评论

暂无评论

 
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