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资讯 > 成长
父母们,别放弃你的管教权柄!
2016-07-29浏览1919收藏0
父母们,别放弃你的管教权柄导读:一个孩子对许多人事物的反应,是自幼在家庭里和家人互动学来的。尤其,与父母之间的互动。如果父母认为孩子小不懂,所以不愿意或不敢运用权柄管教,没有好好教导孩子认识权柄,与权 ...

父母们,别放弃你的管教权柄

导读:一个孩子对许多人事物的反应,是自幼在家庭里和家人互动学来的。尤其,与父母之间的互动。如果父母认为孩子小不懂,所以不愿意或不敢运用权柄管教,没有好好教导孩子认识权柄,与权柄互动,到了孩子上中学,甚至到了青少年,发现不行了,才开始想要拾回父母的权柄,运用权柄管教孩子,结果会非常辛苦与无效。让孩子尊敬父母,也畏惧父母的权柄,因为,这是他们能够得依靠,被保护的途径。做了父母的朋友,千万不要放弃管教权柄!别让孩子习惯对权柄的轻忽怠慢!


养孩子让父母谦卑,养到比较难搞的孩子,作爸妈就有机会重整生命。我相信,一个孩子对许多人事物的反应,是自幼在家庭里和家人互动学来的。尤其,与父母之间的互动。

所以,一个孩子得着聆听的养分,终于听见之后,还需要施予正确回应的养分,帮助他们懂得合适地,正确地与别人的话语互动。
不听话的孩子是父母教出来的?


“不会呀!我的命令很简单,一点都不难回应,我叫他坐下,而且还用手把他压在椅子上,可是我一松手,他马上就站起来跑来跑去。”父母说。

“这不是叛逆是什么?”父母握紧拳头,皱眉。

我摇头:“很难说。”

举个例子吧!餐桌上摆着一本笔记本,小明很有兴趣,正想伸手去拿,妈妈看见了,赶快说:“小明,这本笔记本是姊姊的,不可以拿。”然后把笔记本放到柜子里。

小明走到柜子旁边,看看妈妈,妈妈迎上儿子的眼光,说:“你要不要去院子里玩?打打球吧!”然后,小明尚未离开,她已经继续忙着自己的事,一分钟不到,小明已经推了张椅子到柜子旁边,站上去。妈妈的眼角余光扫到了,立刻放下手边的事,生气地吼叫:“你这样好危险,再不下来,就要罚站了!”

小明站在椅子上,瞪着妈妈看,不动。吼了几次叫儿子下来的妈妈妥协地走过来,把他抱下来。一边抱,一边说:“怎么这么不听话,想罚站是不是。”

然后,妈妈把小明带到厨房,给他一支棒冰吃,以为这样是在转移他的注意力。

小明真的开始安静的吃起棒冰,妈妈松了一口气,继续忙着做饭。

晚餐前,突然传来姊姊尖叫声。妈妈赶去看发生了什么事,结果,大哭的女儿眼前摊着那个笔记本,上头,已被小明画满了毕加索的名画。

妈妈一面劝姐姐说:“别伤心了,妈妈再带你去买一本,弟弟还小,不懂事,你要饶恕他。”

然后一面对在旁边正用同情的眼光看着姊姊的小明说:“你看,都是你,把姐姐弄得这么伤心。”

小小孩子对权柄命令的回应方式,是从经验中学习得来,而非从他们的理性分析出来。

周遭现实里,有许多“小明”,正在从上述的经历中,一点一滴学习该如何回应父母的命令。

妈妈应该针对已经讲出来的命令,平和却肯定的再强化一次,让孩子“听见”。可惜,这位妈妈只是叫小明去别的地方玩。

所以小明学到的是第一件事是:妈妈说不可以,只是最好不要,或是讲讲,不是真的可以或不可以。而且,妈妈问他要不要去院子玩,也就是说,这只是个选择,不是非顺从不可。

再说,当小明还站在柜子旁时,妈妈就已经低头在忙自己的事了,这又告诉他一个信息:妈妈可能真的不太在意自己先前讲的话。

“我喜欢笔记本,不喜欢出去玩!”既然可以选择,当然,小明就大方地在心里做了选择。

他进一步去拿椅子,踏上去,准备打开柜子。

这,是一个探妈妈底线的动作,他要确定妈妈说的不可以,到底有多不可以。

这时候,妈妈靠近来了,好像已经忘记小明踩在椅子上是为了要拿笔记本,只是讲他这样很危险。

可见,妈妈不太在意有关笔记本的命令。

对小明而言,笔记本是目标,是重点,其它,都不要紧,所以他不肯从椅子上下来。

妈妈叫他下来,他没有下来,妈妈气得大吼,说要罚站,但接下来,小明接触到的却是妈妈温柔的拥抱。

也就是说,当小明没有按照妈妈的话去做的时候,更好,还能省点力气,不用自己下椅子,因为妈妈会把自己抱下来。

真好,原来妈妈刚才说不下来要罚站,只是讲讲而已。

太棒了,没有照妈妈的命令去作,一路违抗,结果,是去吃棒冰。

哈!聪明的爸爸妈妈,你们认为小明下次接收到妈妈的命令时,会不会把妈妈的yes 当yes,no 当 no 去回应吗?

让我再提醒一次:孩子对父母话语的回应方式,其实,是父母教他们的。
权柄管教不等于高压暴力


我多年来在许多爸妈当中,每次讲到“权柄”两个字,总会像踩到许多人的心头肉:一些直接跳起来反弹,一些暗暗接受震撼,一些摇头,叹气。

在诸多教养概念里,权柄管教,引起太多争议。有的父母觉得亲子教养,就是权柄的运用,他们会说:“我是他老爸(老妈),最了解他,也最爱他,他当然要听我的。”

有的父母完全拒绝让自己在孩子心目中有“权柄”的形象,他们会说:“不,不要谈权柄,我只要作我孩子一辈子的朋友。”

而在这两个极端里,是大部分父母,在当中摇摆不定。现代华人父母,会比较靠近不要权柄这个极端,因为在很多华人的成长经验里,权柄代表强迫,权威,专制,压抑,无奈。

多年来,我真的很少碰到对“权柄”没有负面看法的华人,曾被权柄伤害,而对权柄产生负面看法,使许多父母想要避免在孩子生命中成为一个带有权柄的角色。

在餐厅里,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因不被允许吃口袋里的棒棒糖,而大吼大叫,当妈妈尝试安抚时,她竟然对妈妈拳打脚踢。

而那个妈妈一面挨打,一面告诉大家:“孩子只是太想吃糖,不是故意对我无礼。”

大卖场里,一个七岁的男孩想买某样玩具,却因爸妈阻止,要求到别的店去比较价钱,而当场发飙,当爸爸贴近那孩子,想好言相劝时,却被他裹了一巴掌。这位爸爸怕他再来一掌,抓住儿子的手,肚子又被踢了一下。

旁人开始围观,议论纷纷。受过高等教育的爸妈和颜悦色地,将儿子半拉半抱入车。回家后,续集怎么演呢?妈妈赶紧拿毛巾来,帮儿子擦掉一脸眼泪鼻涕,轻声告诉他:“别生气了,又不是不买。”

爸爸则一面拿出刚买的蛋糕切给儿子吃,一面说:“货比三家不吃亏,这功课一定要学的,钱不容易赚呀!你自己仔细想想。”

那天,这对父母一直耐心陪着,等到孩子气消,恢复正常。而对儿子打爸爸的事件,他们,都避口不再提起。

回忆起来,这位爸爸对自己当天的“应对方式”还非常庆幸,他相信,孩子一定有能力靠自己在整个事件中学习到他该学习的功课,如果作爸爸的当时控制不了情绪,立即使出父亲权柄管教儿子,终究,只不过在勉强儿子选择对的行为,并没有真正帮助儿子学到功课,甚至,会让儿子因着反抗权柄而拒绝反省善恶对错。

他还认为,孩子自己就有能力选择对的行为,发挥原本就潜藏在里面的优秀品格,父母,只需要在旁边用爱心和耐心等候,当孩子脾气过后,让他自己反省出其中对错,得到正确行为的结论,那,才是真正独立。

这种把权柄管教当成高压暴力,而完全不愿意对孩子使用权柄的理念,根据美国当代著名心理学者,畅销书籍作家,爱家机构创办人詹姆斯·杜布森(Dr. James Dobson),和其它一些当今最有威信的基督徒心理学家的说法,几乎可以说,就是直接把孩子送进青少年叛逆的推手。
别让孩子习惯对权柄的轻忽怠慢


对权柄管教的抗拒和误用,源自对权柄的观念错误。 我们,总是由自身经验去诠释“权柄”为何。

上帝的权柄,来自祂对苍生之爱,上帝的权柄,会透过公义之路,来保护祂用权柄管理的人。所以,权柄的解释,是:从爱产生,用正确的方式施行出来的管制引导能力。

从上帝分赐给人的权柄,无论是团体中的领袖,婚姻中的丈夫,或是家庭中的父母,都该发挥出上帝权柄的特质:出于爱,透过正确的方式,去管制,引导,和保护。

但是,父母不等同于朋友,父母的角色,无法被朋友的角色取代。朋友之间只有对等的关系,没有权柄,一切,都只能有来有往地交流,商量。

而管教的定义是:管,给予界线,然后用赏和罚的方式帮助孩子学会停留在界线里面。教,引导孩子成为一个认识界线,并且有能力守住界线,最后,成为一个能够自立界线,并且尊重别人界线的人。

单靠朋友关系,没有正确的权柄运用,根本无法作到以上诠释的管教真义。

孩子三岁,四岁,甚至七岁八岁时,想用友谊来引导他,跟他商量,跟他解释,期待他明白所有道理,未免太勉强他了。

一个扑向火的孩子,父母要立刻强制拉开他,而不是耐心向他解释火的危险,让他自己选择要不要摸火。

有一些妈妈告诉我,靠父母的权柄来处罚孩子是没有用的,处罚只是让孩子害怕,并没有让他们真正明白道理。

对,倘若父母只会用权柄来处罚孩子,那,不单没有真正管教,而且还会带来无止尽的惧怕和怨恨。

所以我一直强调:要正确的使用权柄管教,而不是放弃权柄管教。

不过,我也反对这种认为害怕没有用,要真正明白道理才有用的理论。

父母不可能等到一个孩子明白刀为什么会割伤自己,才让他不随便玩刀; 父母也不可能等到孩子明白刷牙的道理,才让孩子自动愿意刷牙。

圣经没有说“明白上帝是智慧的开端”,而说“敬畏上帝是智慧的开端。”

敬畏,是尊敬加上畏惧,而智慧,是一种彻底的明白。也就是说,一定要先尊敬和畏惧上帝,才有可能得到明白上帝的智慧。而今日大多数管教的问题就落在此处:次序搞错了!

我们拼命要孩子先明白,然后才敬畏权柄,所以问题百出。

父母认为孩子小不懂,所以不愿意或不敢运用权柄管教,没有好好教导孩子认识权柄,与权柄互动,到了孩子上中学,甚至到了青少年,发现不行了,才开始想要拾回父母的权柄,运用权柄管教孩子,结果都非常辛苦与无效。

因为当孩子完全明白之前,他们已经先习惯对权柄的轻忽怠慢。不懂得健康地敬畏尊重权柄,使孩子从家庭到学校到社会,一路辛苦。

如果作父母的放弃帮助孩子用健康正确的态度面对权柄,与权柄互动,有一天,他们也会和今天许多从受伤经验里去认识权柄的父母一样,无法把权柄和爱连在一起,而只是一味的抗拒,或消极承受。

在学校,职场上,都存在这样和权柄互动的人,当老师、老板坚持命令时,他们不但不反省,反而责怪权柄,怨恨权柄太严厉,没得商量。

对所有父母来说,运用权柄管制是个学习的过程,我们都爱孩子,爱,有时让我们软弱,无法坚持,害怕冲突。让我再简单地分享权柄管制中的几个非常重点:

1.界线非常清楚2.态度前后一致3.说到做到4.冷静

难吗?坦白说,一面写着这四个非常重点,我一面自省,仍为自己的许多不足汗颜。但难也好,会感到难,才不容易掉进人性在权柄运用中最大的陷阱:骄傲。

真实的权柄,应该有热腾腾的温度,因为有爱火在其中燃烧,因为有公义之光在其中闪烁。

我相信,接受健康的权柄管教的孩子,会比未经权柄管教的孩子更有安全感,更有自信。总有一天,因着拥有坚韧的根,紧紧抓住属于脚下那片土壤,他们会长成有枝有干的大树。这样的孩子,不会变成被撒在无边的旷野里,自由丛生,让环境天气决定成长方向的小草。
管教中父母的专注很重要


管与教,有时,像在陪孩子走一段凹凸不平的石子路。

对那些小石粒,只需要让孩子自己踢掉,可是碰到那些大石头,父母要帮他们一把,或教他们怎样使力推走石头,或教他们闪人,别跟挪不掉的大石头正面撞上。

当然,孩子都喜欢自己走,虽然也害怕满头包。而权柄管教,就是让孩子明白:“这段路,我必须陪在你身边,和你一起走!”不是:“我抱你走!你别用力!”也不是:“你走走看,不行我再像超人般,飞奔过来救你!”

陪,需要专注,一路专注到底。这一路,如何让孩子在赏罚中清楚感受爱,我认为“专注”是关键。专注,是持续关怀。

因着私塾生活,我天天被孩子们观察,同时,也天天自我观察。我发现,孩子们对赏罚是出于父母自己的情绪反应,还是本于管教原则,非常能够分辨。

甚至,在小小孩心中,还不能说出个理由之前,感觉就很准确。

同样一个错误的行为,我可以因着情绪,或是管教原则,去指责或处罚弟子。表面看起来,似乎是用差不多的方式去处理同一件事,但,孩子们知道其中的不同。

谦卑时,我自己也知道。情绪引发的管教,盯上时很紧,但松得更快,是一场急雨。

当孩子作错事的时候,父母感到不悦,而情绪化地反应时,孩子心里可能有两种说法:“算了,他心情不好,所以我才会遭殃。”“每次自己不爽,就拿我出气,真倒霉!”

如此,无论以上哪种反应,都不会让孩子看到自己该被修正的地方; 面对情绪化的赏罚,孩子只是老练地熬着,等待暴风雨过去,天放晴。

孩子,从来不会觉得自己必须为天气好坏负责任!可是,当父母是因着孩子越界必须出手管教时,他很清楚这不是一次完成的工,会持续地给予关注。

因着持续关注,孩子渐渐心里会很清楚,若不去把那个问题处理好,父母不会松手。这,就是专注。持续专注的权柄管教,会让孩子感受到自己受到关怀,而不是天天跟着父母的心情变化起舞。

生命的塑造是个长期的工程,每个孩子都有他必须对付的地方,不是他们学不会,也不是他们不受管教,不长进,而是成长本身,就是一个不断重复的学习。

重复犯错,才有重复学习。一个邋遢的孩子,会不断在他所到之处造成凌乱。一个脾气不好的孩子,会常常被激怒。一个好动的孩子,老看他在破坏次序。一个倔强的孩子,一天到晚挑战权柄。

相信吗?很多时候,我也想用“接纳”为理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相信孩子“长大就好了!”

明知道是那个孩子的缺点,有必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掀开来讨论吗?

认识孩子,了解孩子很重要,因认识了解,而接纳孩子这个人,接受眼前的他在某些部份比较强,某些部份比较弱,这是对的。

但,让我们作父母的也承认:无论自己再怎样和孩子靠近,仍然无法看清楚上帝造他们的真相。孩子会长成怎样一个人,在上帝手中。我们都要把孩子放在上帝丰富的恩典和智慧里,陪同他们一起撷取美好,迈向生命丰盛处,因此,千万不要用眼前的不足不够来定义他们这个人。

别说:算了,他就是这样。这不是接纳,是放弃。不需要把一个挑食的孩子当成胃口好的孩子,逼他餐餐什么都吃。但是,可以持续帮助他接受更多的食物种类,不断地让他知道自己还可以尝试被拓宽。

不需要把一个好动的孩子当成文静的小孩,要他每天乖乖坐在那里看书画画。但是,可以持续帮助他增加“坐下”的时间,与他一同努力寻找出让他更专注的方式。

孩子脾气不好,就接纳眼前那个在脾气上较难自律的他,却不要把他当成一个坏脾气的孩子,任着他逃避对付脾气的纠缠。

心里了解他管制脾气比别的孩子辛苦些,却要在现实里陪他,更专注地陪他,走这段辛苦的路,而不是让他避开自己的问题。

长大的人都知道,许多成人的问题,是小时候就存在,却没有好好面对的问题,所以,不要再用“长大就好”来骗自己和孩子。

我陪着三个孩子走他们不同的石子路,常要接受上帝的提醒:“目的不在移走眼前这块石头,而在陪他们走完这条路!”否则,真的常常会被那种踢走一块石头,还有下一块等着的挫败感攻击。

如此,我与孩子越走越靠近,渐渐,孩子不再把权柄当成对他们的软弱处拳打脚踢的乱棍,而是扶持他们,陪他们一起经过成长巅簸的杖。

虽然,那杖有时缓慢了他们想奔跑的速度,磨着,磨着,在身上磨破了皮。但,孩子和我,都越来越勇敢,越来越耐磨。我们成了战友。


走出扭曲的权柄阴影


仔细想,权柄管教最大的难处,其实在于父母本身,因为,没有人天生就会正确的使用权柄。

或者,我们里面都有扭曲过的权柄阴影。我自己,也有极大的挣扎。在我的原生家庭里,父亲非常忙碌,权柄使用像打雷一样,总是突然间出现一下,把孩子们吓一大跳,然后,大部分时间又消失。

而我的母亲,因为自我形象低落,完全放弃权柄。身为中间的孩子,标准的和事佬个性,我自幼非常害怕冲突,不愿意面对冲突。

然后早早离家,漂流异乡,小留学生的成长历程,更让我没有安全感去对人做正面抵抗。

有愤怒,用沉默包裹。有伤痛,用孤独掩埋。除非透过文字,很难表达内心真正的感受。因此,权柄管教对我来讲是一个分外辛苦的功课,和所有新手妈妈一样,当我开始用权柄管教老大的时候,也拿捏不到轻重,也受情绪牵扯。

不是故意不守原则,而是害怕犯错,或者,不懂如何沟通和表达。在孩子的世界里,我常觉得水土不服。谁说当了妈,就立刻会变得勇敢干练能言善道呢?

尤其在早熟的老大越界,要给予后果处罚的时候,我常常很害怕,怕孩子会心理受伤,怕孩子恨妈妈,怕孩子把妈妈当作专制的慈禧太后。

当自己战战兢兢起步学习管教,而周遭人不断热心给予意见和评论时,我也苦恼着捉摸界线该怎么划,怎么让孩子学会不轻视权柄,又不被权柄压抑。

想着孩子的一生,难道,就这么在自己的权柄运用“练习”里打下根基吗?既然一切权柄出自上帝,那么,就好好从上帝的权柄管教中,去学习,操练吧!

圣经说:“上帝所爱的,他必管教。”嗯!不要害怕管教孩子,因为爱他,就要管教他。

圣经说:“敬畏上帝的大有依靠。”嗯!让孩子尊敬父母,也畏惧父母的权柄,因为,这是他们能够得依靠,被保护的途径。

圣经里面任何越过上帝所立界线的人,都要面对后果的追赶。 而那些顺服上帝权柄的人,福气,却在后面追着,要赏赐给他们。

所以让孩子顺服,是要让他们蒙福。是啊!上帝已经亲自教过父母该怎样正确使用权柄管教了,只需耐心操练,相信这一切,都在上帝的管理之下。

(本文节选自《管教的智慧》一书,2013年4月出版,中国言实出版社)

作者简介:马睿欣,多年来在夫妻和亲子关系领域做辅导。三个孩子的妈妈,出生于台湾,目前与先生定居洛杉矶,另著有《理家理心》、《直面网络》等书。

推荐课程

暂无数据

推荐问答

我想去北大
尊敬的王老师:
你好,我现在是一名大一的学生(大专生),看完《学习之神》后;我想想了我自己的学习经历,高中没有考上普高,进入当地一所中专学习,到最后我成了一名大专生。我不甘心,不甘心,学习真的对我有这么难吗?我不相信。
小学,初中我是一个纨绔子弟,有一点玩物丧志,看到初中毕业时的通知书,1080分,只打了598分,我第一次因为学习而流泪了,心好痛;什么都没有学的我带着沉痛的心情进入了中专,一进去,我定下了三年的目标,考湖南师大,高一,高二,高三的上学期,我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可到了高三第二学期,我失去了坚持下去的勇气,因为一次考试没有考好,班主任就不对我好了,后来我只要班主任没课,我就翘课。高中为了弥补过去,我失去了很多朋友,和同学关系很差。因为这样,我又一次感到不甘心。我想学习心理学,我想去带给别人快乐;我想去复读,内容是普高的知识,我想考进北京大学,你能给我一点建议吗/
特长是孩子自我发展的需要么?我是个70后妈妈,在以前的学习经历中,没有现在这样多的特长选择机会,只能一头扎进书堆里,感觉自己发展不平衡。在孩子四岁时,就送她去武术幼儿园跟小朋友玩,看到孩子每天回来兴高彩烈,虽然孩子在文化课上的发展比同龄的读其它重学前教育幼儿园孩子没法比。也没在这方面对她提什么要求。到了小学她自己慢慢渡过极不适应期,仍练习跆拳道,是因为孩子喜欢在垫子上摸爬滚打,作游戏。三年级下半期,因为老师对孩子的学习加大了压力,孩子提出不练功,我也没反对。因为感觉孩子选择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自主选择。直到现在。她利用以前练功的时间,增加了阅读。现在她面临小学毕业了。班主任老师跟我交流中提出孩子学习跆拳道对孩子升学更有利。我作为家长,需要要求孩子学特长么?
如何和孩子做朋友孩子上高中了,和他说学习的话不爱听,虽然他成绩还不错.不知为什么?大家都说家长要和孩子做朋友,可如何真正做到以朋友的身份和孩子交流呢?
我的孩子上初二,同学间经常传阅一些青春爱情类的小说,不让看吧说同学交流没话题,看吧这些书中确实有些不健康的内容怕被误导,请教该怎么引导?


加入QQ群随时随地交流教子问题(加群暗号:宽高)

小学家长群 90131737
初中家长群 29897883
高中家长群 276997354


本页分享地址:http://t.cn/Rf5C56o

分享本文给朋友:

评论

暂无评论

 
144